26, 1月, 2020
共享充电宝“脱贫”打脸王思聪眼红了ofo

共享充电宝“脱贫”打脸王思聪眼红了ofo

2017年5月4日,当为自己代言的陈欧宣布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个亿的融资后,“娱乐圈纪委”王思聪在朋友圈讽刺称,“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两年半的时间过后,以街电为代表的共享充电宝企业不仅活了下来,还活得挺好。相比较下,王思聪的处境则是一言难尽。

当然,这个其实也能理解,为了盈利,广告是最直接的方式,只是,投放广告也要有度,影响了用户体验只能挨骂。与此同时,作为营收的主要来源,各家共享充电宝的租金也悄悄的上涨,从原来的免费使用半小时,到现在的免费使用5分钟。单价也从原来的1元,变成现在的2元,甚至更高。

可能,在承认充电宝是刚需之后,很多人还会疑问,一个充电宝才几十块钱,好的也就上百块,自己买一个就行了,干嘛还要花钱用共享的。说到这,就不得不说,现在的人是越来越“懒”了。伴随着各种移动新兴消费行为的兴起,出门只带一个手机已经成了很多人的习惯,充电宝虽然小,但仍很占地方,尤其是部分女性用户,宁愿包里塞着口红化妆品,也不愿意放着块充电宝。

在头部品牌均实现盈利的背景下,共享充电宝可以说已经向外界证明了其商业模式的可行性,最起码比共享单车要靠谱一些。并且,作为其中市场份额最大的街电,更是给聚美优品带来了不小的贡献。数据显示,2018年,街电最高日订单量达180万单,用户首次破亿。同时,聚美优品的财报也指出,街电等新业务为聚美带来了9.3亿元的营业收入。

“真香”定律可以说是在共享充电宝行业验证了,不同于共享单车的“冷冷清清”,共享充电宝行业随着时间的推移,用户在不断增加,市场也是越做越大,并且还实现了盈利。兜兜转转一圈,充电宝原来才是共享经济中的最大受益者。不过,就这样一个在很多人看起来是伪需求的产品,究竟凭什么逆袭翻盘呢?

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共享充电宝市场格局基本已经确定,“三电一兽”从“百电大战”中突出重围,三者占据整个市场份额的近97%。不过,放眼全国市场来看,共享充电宝当前处于一半红海一半蓝海的局面。

一半红海一半蓝海5G时代共享充电宝仍需精细化运营

筑牢抵御腐败“防火墙”

像这样的“医疗大巴扎”,江苏援疆医疗队先后共开展了46期。说起第一次去边远牧区义诊,医疗组党支部副书记、克州人民医院常务副院长刘济生仍记忆犹新。

6月24日一大早,这支由22名党员组成的义诊队伍从指挥部出发,沿着克孜勒苏河,一路前行。经过6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乌恰县乌鲁克恰提乡玉其塔什草原。顾不上休整,大家直接穿上白大褂义诊。草原的天气说变就变,刚才还是晴空万里,阳光明媚,一会儿就乌云密布,阴雨绵绵。不期而至的冷雨并没有打消大家的工作激情,义诊队员坚守岗位,只为多看一名患者,让这些牧民满意而归。

援疆3年来,前方指挥部还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优势,把援疆工作“重心下移”,将帮扶层面从自治区、地市、县拓展到乡镇村。目前,前方指挥部已全面启动苏南优强镇村党组织与克州贫困乡村党组织结对行动,在经济、文化等领域广泛开展帮扶合作。常州市牟家村和乌恰县坎久干村“结了亲”,利用当地的特色自然风光,以“公司+农牧民合作社+农户”运营模式,在坎久干村建设了百年杏林特色生态园,解决100多位当地村民就业,为坎久干村带来500万元年收入。

今年是5G商用的元年,明年更是将会迎来爆发,手机终端的耗电量也会相应提升,在续航技术短期内未能实现突破的前提下,充电宝还将会是一个很旺盛的需求。

融不到钱,还能盈利,靠的是什么?使用过共享充电宝的人可能都发现了,满屏的广告和涨价,是共享充电宝的主要盈利方式。打开怪兽充电、来电和小电小程序,映入眼帘首先就是广告,尤其是怪兽充电,直接就是满屏的广告。而在查看附近门店时,更是再弹出一个广告,底部也是各种推广广告,还是轮播,不得不说真是不浪费每一处可以让用户“误触”点击的地方。

首发集团介绍,该路段的建成不仅对完善北京西北部高速公路路网具有标志性意义,同时也将成为通往北京2020年高山滑雪世界杯测试赛、2022年冬奥会的重要快速通道。

“什么?到边远牧区义诊,还是在休息日?”2017年6月20日,接到要去边远牧区义诊的任务时,有援疆医生轻声嘀咕了一句。

“荣誉的背后,是党员作表率,是党组织在引领。”第九批江苏对口支援克州前方指挥部(以下简称“前方指挥部”)总指挥关永健说:“边疆工作条件艰苦,只有党员冲锋在前,才能将援疆力量拧成一股绳。”

阿图什市是著名的“无花果之乡”,前方指挥部党委从无花果这一当地特色林果入手,广泛调研,基本摸清买谢提村、阿孜汗村、提坚村等3个村从事无花果种植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户数以及无花果种植面积、果树总数、预计下果量等基本数据,并组织人员到贫困户家中抽样核实。经多次讨论研究和方案推演,实行“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经纪人)—贫困户”产业链扶贫模式,为建档立卡贫困户量身制作精准扶贫“连心券”。

据介绍,“连心券”每本两联,贫困户留一联,收购企业留一联。首批“连心券”于2017年8月10日发放,贫困户每卖出一个无花果可领到奖金。企业以合理的价格收购贫困户果品的同时,还可以获得一定数额的奖励,增加了企业利润,也增强了企业参与脱贫攻坚的社会责任感和积极性。2019年,这个由指挥部党委引领的扶贫措施推广覆盖至特色养殖、劳动就业、医疗救助、子女教育等多个领域。

京礼高速(国道110—京冀界段)位于北京市西北部,是京礼高速北京段的一部分。工程起点为北京市延庆区大浮坨村西侧,与京礼高速公路兴延段相接,终点在市界处与京礼高速河北段相接,全长约33.2公里,其中平原段15.2公里已于2019年1月1日建成通车。此次完工的山区段工程长18公里,共计7座桥梁、5座隧道,桥隧比高达95%。

记者在西羊坊隧道口看到,入口附近设置了“您已进入松山自然保护区,请勿鸣笛”的提醒标志。由于需要穿越松山自然保护区和玉渡山自然保护区,京礼高速山区段隧道总开挖长度达27.9公里,包含5座隧道。首发集团积极推广以隧道施工三臂凿岩台车等“八台套”设备为代表的隧道机械化施工体系,采用钢筋数控加工等新工艺,为工程高质量、安全零事故的完成创造了条件。

“2017年那一波倒闭潮更像是市场的一种检验和淘汰,因为没有那么多资金去撒网,资方要做的是集中资金赌未来能成功的那个”,一位业界投资人告诉TechWeb。在他看来,倒下的企业多,并不能代表行业不行,只能说是在进行优胜劣汰,在让整个行业更精细化发展。

从伪需求到翻盘共享充电宝凭什么逆袭

并且,随着充电宝在各个消费场所以及公共区域的布局,导致人们的使用习惯也在发生着变化,这种变化就类似于你用惯了微信支付宝支付,就基本不装现金一样。同时,不用下载APP,加上信用免押金的逐渐应用,更是让越来越多的消费者爱上共享充电宝。《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指出,2019年共享充电宝信用免押金订单占比已达到95.4%。

克州地处南疆,属于集中连片深度贫困地区。如何帮助克州老百姓脱贫致富,是前方指挥部需要解决的问题。

作为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赛场联络通道,京礼高速建设伊始广受社会关注,被交通运输部确定为绿色公路建设第一批典型示范工程和品质工程示范项目、智慧公路试点项目。

12月7日,克州阿克陶县皮拉力乡阿克提其村,来自江苏的援疆医生正在给农牧民义诊。现场,专家们为村民们量血压、测血糖,根据病情免费发放药品,仔细倾听他们主诉并根据情况给予他们专业建议,进行相关健康宣教,引导村民们做好日常卫生保健工作。专家们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及热情、耐心的讲解得到了当地老百姓一句句“江苏医生亚克西(好)”的称赞。

一方面是渠道上,共享充电宝除了要做全渠道布局之外,更应该利用大数据分析,精准定位投放,效率更高;另一方面是附加营收上,比如广告位最大效率的展现,以及与周边场景的融合,实现多功能的使用。而对于充电宝和柜机这种有着使用寿命的硬件设备,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企业的成本,如何良性的规避这些问题,以及做好衔接尤为重要。

TechWeb发现,在费用解释一栏,基本上都只是大概的费用标准,并且会标明具体费用以实际为准,不同区域计费规则不同。对此,相关人士告诉TechWeb,对于一些热门场所,商家除了会索要入场费之外,还会在定价和分成上进行把控。一般情况下,人流大热门的场所,价格都会高一些。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TechWeb,“其实我们更希望行业有序的竞争,不希望看见来电和街电这种事情发生,专利侵权就讲专利的事情就好,这样才是对整个行业的进步有促进作用,要不然总给人看笑话的感觉。”

根据Trustdata发布的《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显示,2019年共享充电市场用户规模已经达到1.5亿人次左右,街电、小电、怪兽充电、来电占据共享充电行业前四,分别占据28.6%、27%、25.1%、15.6%的市场份额。

当前,在一二线城市,为了占据优势地段和商铺,各家之间你争我抢,更是在入场费上暗自竞争。相比较下,下沉区域仍是处于蓝海市场,还有待开发,而那部分人群更多,就像现如今的阿里和京东一样,大力拓展下沉市场,挖掘新用户,以弥补一二线人口红利饱和的缺口。来电科技CMO任牧此前也认为,在下沉渠道和新型点位上,依然存在大量机会。存量市场用户习惯会进一步养成,增量市场会出现很多新用户。

另外,TechWeb发现,大多数店面都只有一家品牌的充电宝,店员告诉TechWeb,在谈合作时,品牌商要求只能允许其一家入驻,有排他性要求,加上给的费用老板比较满意,也就同意了。作为一条利益链的三方,这样的运营模式比共享单车要轻松很多。

同时,TechWeb发现,共享充电宝在闷声赚钱的同时,却并没有靠此赢得资本的青睐。据不完全统计,2016到2017年,共享充电宝行业共获得融资31笔,其中28笔发生在2017年,月融资2.3笔,过半数集中在天使轮及以前。而在2018年,只有小电和怪兽充电获得了上亿元的融资,2019年更是只有怪兽充电一家。对此,一位曾经参与过某共享产品的投资人告诉TechWeb,“怕了,主要是这个行业还得先烧钱才能站稳,充电宝行业的规模总的来说还不大,现在闲钱不多,也都是谨慎投资。”

在党员的带领下,援疆干部人才团结一致,攻坚克难,在克州啃下一个又一个“硬骨头”。“援疆专家党员发挥先锋模范作用,也给当地其他干部树立了榜样,带领大家为克州发展共同努力。”前方指挥部副总指挥季辉说。

京礼高速也是一条绿色公路。首发集团将“绿色”理念贯穿工程建设运营全周期。在前期阶段,严格开展环境评价等报告的编审工作,为环境保护工作的落实打下良好的基础;在设计阶段,通过多方案选择线位、加大桥梁隧道比例、将工程绿化与环境相融合等多种途径,最大程度地减少工程对自然环境的影响;在施工阶段,坚持防治污染措施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入使用,应用“互联网+”方法,落实施工工地“六个百分百”要求,重点做好施工噪声、扬尘、污水、废弃物排放防治、边坡防护和绿化恢复工作;在后期运维阶段,服务区将采用地热、太阳能等清洁能源,采用生态技术处理污水,立交桥区采用下凹式绿地消纳利用雨水,努力实现节能减排、资源节约、绿色环保的目标。

作为江苏派到新疆的工作组,援疆干部们还要抵御可能的廉政风险。3年来,江苏在克州共安排援疆项目上百个,如何构筑抵御腐败的“防火墙”,确保援疆资金用在刀刃上?“援疆资金一分钱也不能用错,必须保证用得安全、合规、有效,不能有任何闪失。”前方指挥部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姜东说。

在这之中,共享充电宝也被认为是伪需求。一方面,当时的人们大多数出门都是自备充电宝,并且手机的续航能力也是越来越强。只是,只要有一丝的可能,投资人也不会放过这个风口。

但是,对于共享充电宝企业来说,这是机会,也是挑战,不能只靠涨价来提高营收,还要依靠精细化运营缩减不必要的成本,将暗斗放在一边,提升用户体验,一起推动整个行业规模扩大,这才是真正实现逆袭。

统计数据显示,共享充电宝在2017年引来了大量资本的关注和推崇,其中不乏腾讯、红杉以及顺为等国内知名投资机构。根据艾瑞发布的统计报告数据显示,2016到2017年,共享充电宝行业共获得融资31笔,其中28笔发生在2017年,月融资2.3笔,过半数集中在天使轮及以前。

确保援疆资金用在刀刃上

2019年10月17日一大早,位于克州阿图什市松他克乡阿孜汗村的无花果园特别热闹。前方指挥部当天在这里发放了2019年度“连心券”精准扶贫补贴。村民吐尼沙古丽·吐尔洪家种了3亩无花果,她领到900元“连心券”补贴,这也是她连续两年领到这项补贴。

为此,前方指挥部结合实际,探索并实施“第二法人制”。项目责任单位作为“第一法人”,按照流程、要求负责项目建设;前方指挥部作为“第二法人”,全程参与立项审批、建设施工、竣工验收等各个环节。通过制定完善资金管理、联合检查、党风廉政建设等规章制度,加强监督检查,确保程序合法、资金合规、质量可靠。

援疆工作中,党员先锋模范作用不仅仅体现在医疗方面。为帮助克州职业技术学校筹建并升格为克州历史上第一所本科高校,连云港职业技术学院派出支教人员组成援疆克州支教队伍。在疆期间,汪建得知父亲不幸去世后,匆忙返家处理完丧事,一周后便回到克州;郭军盈在身体不佳情况下坚持支教;援疆期间,韩颖丈夫因病住院手术,韩颖利用“五一”假期匆忙探望后又立马返疆;王芹在疆期间水土不服身体不适,回连云港治疗后又回疆继续支教事业。身边4名共产党员的事迹让刘玉石深受感动:“在艰苦困难条件下,我见到了共产党员的初心,希望通过援疆期间的努力,我也能成为一名像他们一样的共产党员。”援疆期间,刘玉石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另一个角度来看,相比较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的模式较轻,首先管理运营上的成本小很多,不用付出那么多的人力和物力,物料成本更是低了好几倍。并且,和共享单车不同的是,共享充电宝的链条上有品牌商、代理商和商家三者的参与。日常维护是代理商的事儿,看护则是商家的事儿,而品牌商则是提供硬件和服务。其中,商家更是直接拿取抽成,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吸引顾客,而付出的只有电费,更是加快了共享充电宝的布局。

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已成为江苏各市县对口支援克州的共识。昆山市对口支援阿图什市前方工作组组长沈立新介绍,昆山援疆工作开展以来,把规范和健全各项制度放在首位,制定《援疆资金管理办法》《援建工程项目及政府采购项目管理制度》《援疆资金申请和拨付流程》等相关制度,确保援建项目安全顺利实施,确保援建资金的安全规范使用。

而在国内市场模式走通后,一些品牌还在尝试着拓展国外渠道。据悉,在去年年底,来电科技宣布正式落地俄罗斯,在此之前还布局了印度尼西亚市场。今年4月份,街电宣布进军韩国市场。不过,光鲜的背后往往都是经历过惨痛的教训,都是流过血,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在当年那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投资人的钱就像是大风刮来的一样,不断寻找项目砸钱,渴望砸出一个独角兽。彼时,创业者也是幸福的,往往只需要一个概念,便能拿到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融资。只是,泡沫终将会破裂,资本也遇到了寒冬,近两年投资项目更是小心又小心,不会轻易出手。

首发建设公司延崇高速项目管理处总工程师杜贺军介绍,高速隧道内采用了橡胶沥青路面,可以起到降噪作用,减少驾驶员的不适感。桥面还采用了融雪路面,减少降雪对道路通行的影响。

另外,乐电停止运营以及河马充电等被曝资金链断裂,更是让共享充电宝的关注度越来越少,在去年更是少有存在感。不过,虽然讨论的声音不再剧烈,但是共享充电宝却依然存在我们生活的角角落落,并逐渐回到热点话题上来。

闷声赚钱背后共享充电宝行业仍存诸多乱象

温泉特大桥是全线施工难度最大的重点控制性工程,桥梁穿梭于高山峡谷之中,左右两幅长3.0743公里,平均墩高50米左右,最高墩达70米,最大跨径152米,为“北京第一高墩”和“华北第一大跨”。大桥11个主墩均为节点控制工程,分布在陡峭的山顶或半山腰或道路边悬崖上,施工时组织22套(44只)挂篮进行高空悬浇施工,工地现场有32座塔吊同时作业,场面蔚为壮观。

被称为伪需求的共享充电宝成为共享时代被群嘲的对象

月融资2.3笔,一年28笔融资,这是共享充电宝在2017年最耀眼的表现,也是共享充电宝发展至今最辉煌的时刻。此后,共享充电宝就进入了“寒冬”,资本的寒冬,融资方面除了小电科技在2018年3月份获得B+轮融资之外几乎没有。当然,这也不能说就是共享充电宝单方面的问题,资本收紧,加上共享单车的泡沫破裂,让外界对共享经济这个行业都避之少谈。

作为共享经济时代不被看好的“凑数”项目,相比较共享单车和共享汽车等明星项目,共享充电宝在洗牌之后,头部企业已经实现了盈利,并且还在继续拓展更大的下沉市场。而曾经辉煌的共享单车则是已经归于平静,洗牌的过程更是十分残酷,两强之一的ofo还在挣扎着退着老用户的押金。

克州党委书记安征宇深有感触地说,3年来,通过党建引领,抓好廉政建设,前方指挥部在克州铸造了一支能克服困难,能干事创业的援疆队伍。

对于共享充电宝企业的悄悄涨价,很多用户都在网上表达了不满,而更不满的是一些乱扣费现象。多家投诉平台显示,一些用户在归还充电宝的时候,有时候因为放置不规范,有时候因为机械故障,导致用户误以为归还完毕,而手机端也没有任何提醒,过段时间则是扣费99元,相当于封顶最高价,甚至还有的直接是当成用户购买了充电宝进行扣款,而跟客服反馈也都是踢皮球。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小电科技和云充吧的网络评价指数均低于45,网民评价偏负面。

“充分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了解到个别医生对到边远牧区义诊有不同看法,前方指挥部医疗组党支部决定行前开个动员会。“我带队去!”动员会上,刘济生主动请缨。刘济生援疆前是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也是医疗组党龄最长的一名党员。他的一句话,立即引来党员医生们的响应,大家纷纷踊跃报名参加义诊。

2019年4月,街电科技和来电科技因侵犯实用新型专利纠纷再次对簿公堂。5月,一审判决认定来电公司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被要求就其不正当竞争侵犯行为在其官网及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并向街电公司赔偿侵权损失人民币500万元。

根据艾媒咨询公开的数据显示,中国共享充电宝进入的公共场地包括车站、机场、公共图书馆等,并主要以大机柜和小机柜模式进驻。2019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公共场所进驻渗透率为31.3%,未来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与此同时,对于共享充电宝企业来说,在行业逐渐趋于稳定的时候,精细化运营将成为未来的竞争主题。

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以下简称“克州”)位于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的帕米尔高原。2017年起,第九批江苏对口支援克州的300多名援疆干部人才来到克州奋战,建成克州风情街、医养结合养老中心、广播电视台等项目。3年来,这支队伍先后获得“开发建设新疆奖状”“自治区脱贫攻坚组织创新奖”,组团医疗组被授予“自治区工人先锋号”。

2017年对于共享经济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这一年,似乎只要和共享沾上边,就很容易拿到融资。比如火爆的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甚至是还有什么共享健身、共享洗衣等,完全就是挂着共享的牌子搞租赁而已。

不过,共享经济的出现,让此前稍微有些沉寂的创业市场再次活跃了起来,大多数创业者和投资人瞄准该市场,各种共享产物应运而生。

啃下一个个“硬骨头”

京礼高速未来将支持车路协同自动驾驶。杜贺军介绍,在京礼高速,每个路灯杆将安装5G基站,并安装车与路数据交换和定位装置,目前设备正在安装测试过程中。“近期我们会在道路开始编组测试,三辆车中,第一辆人工驾驶,后两辆车将进行数据交换实现自动驾驶。”此前,平原段3公里道路已在去年进行了测试,今年将在基础上进行设备的完善和更新。远期京礼高速全线将支持车路协同。

另外,虽然共享充电宝表面上看是资本和渠道的竞争,但是在这背后,专利技术正在成为各家品牌之间的竞争壁垒。2017年四月份,来电以专利侵权为由将街电起诉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在去年四月份的审理后,法院认定街电侵犯来电科技两项名为“移动电源租用设备及充电夹紧装置”和“吸纳式充电装置”的实用新型专利,责令街电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来电科技共计200万元。

TechWeb认为,一方面,那些所谓的分析太过理想化,就拿手机续航这件事来说。手机的电池容量在增加这没错,但是手机应用和后台运行APP的数量也在增加,因此续航能力并没有说有多明显的提升。同时,手机上摄像头以及各种元器件的增多,导致手机为了保证续航厚度也在增加,手感下降。未来,随着5G的成熟,手机还得要塞下更多的东西,续航能力要想有质的提升非常难。因此,某种程度上,充电宝仍旧是刚需,对于重度用户尤其是爱玩游戏的用户来说,充电宝更是救急所需。

或许,很多人都已经忘记,早在2017年,共享充电宝在辉煌过后就经历了一轮洗牌。其中,成立于2015年的乐电,于2017年10月退出市场;成立于2016年的PP充电于2017年10月因自身原因关停;成立仅仅四个月的放电科技也在当年的10月退出。

2018年,共享经济行业发生了很多事情,摩拜找到了美团这个好买家,哈啰继续加大布局,滴滴也参与进来,而ofo还在还着用户的押金。风口已过,只是,令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共享充电宝在一年多的“沉寂”之后却翻盘活得还挺“滋润”。

京礼高速(国道110—京冀界段)隧道多,桥梁也多。

记者昨天从首发集团了解到,京礼高速公路(国道110—京冀界段)工程已于12月25日完成交工验收,这也意味京礼高速北京段全线建成。未来,这一路段将视京礼高速河北段工程进展情况,择机开放交通。道路开通后,市民驾车最远可以直达松闫立交,到达北京冬奥会延庆赛区比赛场地。

刘济生记得,每一次义诊,都是党员医生走在前面。他们走过崎岖山路,踏过茫茫戈壁,越过雪域高原,到过边境哨所,先后到达十几个边疆乡村,行程达几千公里。在玉其塔什义诊时,一位名叫阿吉古丽的大妈多年喉疾得到治疗,她感激地握着刘济生的手:“谢谢共产党,援疆干部亚克西!”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8月,聚美优品还完成了以3亿元人民币对街电的认购,占股约60%。之后,便有了王思聪的那一句不看好共享充电宝的言论。

汇顶科技指出,随着移动智能终端技术的全面发展和应用日趋多样化,包括指纹和3D人脸识别等多生物特征组合识别将会给品牌客户和消费者提供更全面和多样化的选择。目前,80%的手机用户开通了指纹识别,其中绝大部分开通了指纹支付功能,这也意味着指纹还是目前最广泛应用的生物识别方式。

从不被看好到逆袭,共享充电宝的例子告诉我们市场才是主裁判。当然,在逆袭的背后,共享充电宝也存在着很大的争议,涨价乱收费等更是引来消费者的不满。闷声发财之后,共享充电宝行业仍难说已经成熟,还有很多的问题需要解决,比如如何拓宽赛道以及融钱。

同时,艾媒咨询的报告指出,街电、小电、来电和怪兽充电这四家头部品牌已经实现盈利。艾媒咨询还预计,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将达到3.05亿人,2020年用户规模将增长至4.08亿。

此外,汇顶科技表示,TWS耳机市场目前正处于快速爆发阶段。目前,汇顶提供的佩戴检测和触控应用方案已经在vivo TWS、OPPO Enco Free耳机上量产。2020年将会有大量的TWs耳机产品搭载汇顶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