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2月, 2020
寒假期间国内大学生带留学生回家过年合适吗网友不能随便带

寒假期间国内大学生带留学生回家过年合适吗网友不能随便带

总有一种错觉,感觉去年过年的时候仿佛就在昨天,但是弹指一挥间,寒假的脚步越来越近,过年的年味越来越浓郁。寒假快要来临了,最高兴的莫过于学生们,无论是小学生、中学生还是大学生,很多人都盼望着寒假的到来。对于大学生而言,过年同样充满喜庆的气氛,很多大学生在与家长离别了一个学期之后也想回家,盼望着与家人共享过年的天伦之乐。

那么,国内的大学生们在放寒假的时候回家过年了,那些留学生咋办呢?有些人可能会说,那些国际友人爱呆哪儿就哪儿呆去。不过,一些有国外留学生的高校,却非常希望让那些留学生体验到国内过年的气氛,我们看一下以下这所高校是怎么做的:

第三,要最大限度保证安全——既要保证留学生的安全,更要保证国内大学生的安全。对于留学生被邀请的资格要层层把关,对于那些平时心理存在问题的留学生,绝不能让这种货色出现在这种活动名单的范围之内,虽然学英语重要,但安全比学英语还要重要几百倍!

对中国人来说,春节是最重要的传统节日,也是一个总结过往、思考来路,短暂停歇、为未来积蓄力量的假期。不论是“反向团圆”,还是旅行过年,都让春节多了一种选择。

在那些高校高层看来,让大学生带留学生回家过年是“双赢”的:留学生感受国内的过年文化,国内的大学生与留学生在沟通的过程中学英语,二者取长补短,互通有无,有一定的益处。

“说走就走”,旅行过年成春节“新年俗”

我们接下去看一下另一所高校也开展了类似的活动,活动的主题是“带留学生回家过年活动”。

而携程网发布的《2020春节“中国人旅游过年”趋势预测报告》显示,2020年春节长假预计将有4.5亿人次出游。其中,以80后人数最多,占比达到28%,00后游客占比达23%;有54%是亲子游,11%是带爸妈一起出游。北京、昆明、广州、丽江、厦门、哈尔滨、三亚、桂林、西双版纳和西安是十大热门跟团游目的地。

我觉得这样的倡议和类似的活动在践行的过程中,一些原则上的问题必须捋清:

春运期间,民航国内航班存在节前、节后的“潮汐”客流规律。据携程网数据显示,除夕前5天,飞往哈尔滨、成都、西安、昆明等热门目的地的航班已恢复全价。相比之下,“反向团圆”航线机票最低1.2折起,且票源非常充足。比如,1月20日(农历腊月二十六),哈尔滨飞北京机票低至1.5折,最低价仅为238元,比高铁二等座票便宜约303元;昆明飞深圳机票最低价为290元,比高铁二等座票便宜320元。

首先,要把具体的细则整理出来,比如带留学生回家过年的过程中,必须遵循国内大学生的意愿,要尽可能避免国内大学生的抵触心理。如果学校的高层,比如校长之类的人起带头带留学生回家过年,那么这样的活动自然没有太多的“中梗阻”。

这所高校倡议在寒假期间,由国内的大学生带外国留学生回家过年,而且搞了一个“每位中国学生带一名或多名留学生回家过年”的活动,这种活动的目的是为了让留学生更深入地了解中国的春节文化和传说中的传统习俗。活动的对象是该校的在读研究生和留学生中的新生。

张驰的老家在四川,2014年研究生毕业后考上了北京市的公务员,在北京安了家。今年因为加班错过了买火车票的时间,而飞机票又太贵。他发现,同一时期,从成都飞往北京的机票只要五六百元,和父母商议之后,他决定让父母来北京过年。张驰说:“父母在老家一辈子很少出远门,趁着过年可以接他们过来感受一下大城市的年味。”

2019年12月18日,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公布的《关于全力做好2020年春运工作的意见》中提到,2020年春运期间,铁路应推出回空方向列车票价优惠措施,鼓励“反向春运”。

安徽人吴丽萍今年去海南过年,她和老伴儿从老家出发,儿子一家从北京出发,女儿一家从苏州出发,全家在海南文昌汇合。吴大妈说:“我们已经连续3年在海南过年了,每年在海边住一个月的时间。我们虽然年龄大,但心态还是很年轻的,很愿意尝试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不少城市也抓住春节旅游的契机,组织丰富多彩的文旅惠民活动,推广传统民俗和民间文化,积极宣介城市形象。比如,一年一度的秦淮灯会已经成为南京市的文化名片。每年主题不同,各色各样的灯组挂满秦淮河沿岸,吸引着众多游客前往观赏。安徽马鞍山市的市民郑先生每年春节假期都会带家人来南京看灯会。他说:“每年的灯会布置的都很讲究,融入了中西文化,还有猜灯谜的游戏,孩子很喜欢,也能增长知识。”

“反向春运”能够节省更多的交通成本,在理性出行消费观念的驱使下,催生出“接父母来城市过年”的大军。一些购票平台洞察这一新的趋势后,也对消费者的新需求进行了积极的回应。比如,某网上购票平台12月中旬就上线了一个主题为“反向春运团圆惠”的购票专题,为消费者集聚了热门航段“反向春运”的特价机票。

家在南京的马煦是一名90后姑娘,这几年一到春节长假,他和家人都会在旅行中过年。“办公室里很多小伙伴都选择旅游过年,已经成为潮流啦”,马煦说,“2019年我们一家三口是在重庆跨年的,坐在洪崖洞边等待新年钟声敲响,周围还有很多游客聚集在一起欢呼,年味特别足。今年春节的出行计划正在商量中,可能会和爸妈来一次出境游。”

曾经,很多人春节里少不了的固定节目是吃饭、喝酒、打牌。如今,逃离无休止的应酬,畅游祖国大好河山,在旅游中迎接新年成为了春节新潮流。

该校招了来自于印度、南非、尼泊尔等国家的留学生数十名,该校高层为了让这数十名留学生感受到国内的年味,所以就动员该校的师生志愿者与留学生结成“一对一”的伙伴。高校倡议大学生带外国留学生回家过年?这样做合适吗?寒假期间,国内大学生带留学生回家过年合适吗?很多网友表示不能随便乱带,有的网友评论亮了:“先别带留学生了,高校的高层每人领着一个贫困地区的留守儿童、孤寡老人回家过年,这种做法更有意义。”

正所谓“此心安处是吾乡”。心安,哪里都可以为家;心安,在哪里过年都幸福。盛世常在,家安人兴,不论是“反向团圆”,还是旅行过年,都只是过年的具体方式不同而已。“另一种团圆”的背后,是富强、民主、和谐的时代大背景下传统节日风俗的新变迁,是自由、文明、友善的价值观下人民生活理念的新追求。

团聚更从容,假期更精彩,此心安处是吾乡

其次,“结对子”的对象尽量是同性,这样可以尽量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对维护高校的名声也有一定的好处。留学生的一些负面新闻我们耳熟能详,很多事情我们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种“结对子”的活动一旦出事,不仅仅是贻笑大方那么简单。

如果你是大学生,你愿意带个留学生回家过年吗?欢迎留言。

其实,类似于这样的活动,在一些高校已经成了一种“传统”。不过类似的倡议好像存在太多的漏洞:国内的大学生到底要带同性的留学生还是异性的留学生回家过年呢?貌似在倡议的内容中只字未提;留学生或者带留学生回家的大学生如果出安全问题,学校是否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学校的高层领导是否在这次活动中起到模范带头的作用,比如校长主动带留学生回家过年?这一点也是公众相当关切的一个内容。

今年64岁的程英老家在安徽,2017年孙女在北京出生后,她便来到北京带孩子,这几年他们一家都是在北京过年的,今年也一样。在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像程大妈一样的老人很多,他们为了支持儿女事业、照顾第三代而离开故乡,来到子女工作的大城市生活。在哪里过年曾经是他们纠结的问题,但随着对城市生活的适应,这个问题已经不再是困扰。“现在交通方便,什么时候想回老家都可以,一家人只要整整齐齐在一起,在哪里过年都一样。只要孩子们好,我也开心。”程大妈笑着说。